宝源坊历史故事

发布时间:2013/3/15    浏览次数:1887次

    洪武四年,朱元璋大兴狱吏,滥杀功臣,孟端受牵连,被革职察办,发配云南边境。

    战事停息,醋葫芦也没有了市场,京城应天府因孟端原因也停了宝源醋食用。宝源醋销量锐减。

    这年冬天,大东家李昌源身中的痨病发作,终于病役。

    李东家少时商事烦忙,成家老迟,去时孩子尚小,父亲早逝,只有个痴呆兄弟。李母看着老大家业无人继承,忧心重重深怕宝元只独吞了家产。又怕孟端之事近一步牵连醋坊。经常找本族元老和李昌源生平好友们商议对策,最终决定关闭宝源号,另谋行业。

    宝元只跟大伙商议妥当,处置完关停醋坊事务,自己坚持只分取宝源号三辆大娄与车和宝源老醋坊牌匾,赶了马车,只身返回杨房。

    他的深明大义,举徐沟商贾们竖指,这几年认识的商贾朋友原醋坊掌柜伙计们直把他送出徐沟城十来里,撒泪而别。 
杨房营村。

    来鼠鼠年事已高,近一二年已不能再管顺泰号事务。这几年顺泰号东家倒霉事连发,因醋中兑水,原来贩醋的商行多另择他家。三个儿子不务正业,嫖赌行骗,两个被关进牢狱。东家卖掉骡马行,替儿子偿还赌债,打点狱吏。新来的大醋师手艺不精,淋醋低不说,生霉起苍,坏醋不断,收不衍出。

    宝元只本想择地盖几间醋坊,发展宝源号,见旧东家状况日下。他跟东家拍定,由自己掌管顺泰号,每年出比东家开醋坊纯利润多一倍的银两,租用醋坊一切,把字号改为“宝源号”。 
顺泰号旧东家当下应承,找证人,立字据通过。

    宝元只敏锐地觉得,战事一停,世态好转,百业复苏,百姓安居,醋坊很快会好起来。 
他收派伙计,修整醋坊,纯积粮源,“宝源老醋坊”在杨房营开业。

    宝元只积极经营宝源号,他调整人缘,安排旧知交,联络旧商贾。用三辆大娄与车,日夜不停,往外佘醋,年底结算银两,或是拉取粮食。他用诚信重新迎得商贾醋贩们对杨房醋的信任和合作的信心。宝源号在杨房首战告捷。

    同时宝元只还积极联系坐藩太原的晋王朱惘,请晋王为远在云南的孟端说情开脱,也为宝源号重振铺桥修路。

    朱惘携杨房老陈醋首入应天府。京城元老皇亲戚们吃惯了山西醋,这些日子早嘴里发馋,吃饭不香。再加上杨房武家维神井之水酿制老醋,较徐沟醋又分外醇香,朱惘说情成功,孟端无罪开脱,宝源老醋再上明朝宫庭。宝元只不折不挠尽业精神受到嘉奖,明太祖朱元璋御敕皇家铁旗杆一对,以示皇恩。

    钦差大人策马,晋王朱惘亲陪,锦衣卫护送,沿路府县官吏相迎随行,一人马浩浩荡开进杨房营,在武家维举行了敕旗仪式。随行官员们视察神树,神井。品尝神井之水,宝源之醋,尽兴而归。

    杨房宝源号在全国声多雀起,很快,在邻县在府城京城建了醋行。精明强干,品格端正的伙计被提拔掌柜老板。醋坊伙计,醋行跑堂增加到五六百。

    这天,有位官员乘骏马,尾随从精神奕奕直奔宝源醋坊,宝元只迎出接待,那官员正是云南解刑归来的孟端,兄弟俩这次见面,各是年长了几分,孟端胡须间已夹白,顾盼间神情更具威严。

    兄弟俩进屋落坐,孟端讲他刚调太原,做左卫军一职,特来看看表弟,对表弟所行所事称赞一番后,他从怀中取出一件包裹,宝元只打开却是在徐沟醋行遗失的醋坊宝物“醋蛤蟆”,宝元只喜出望外。

    谈起经过,却是南方商贾知悉醋蛤蟆神奇,早垂三尺,定计蒙过小伙计,骗走了醋蛤蟆。兴得孟端南行路上撞遇,连吓带骂,原价赎了回来。

    从此,醋蛤蟆重回宝源老醋坊。宝源号有皇家后盾,有神树做荫,神井做源,神物保佑,更加发达起来。

    宝元只生性豁达,处事开明,一直活到九十来岁(做醋之人多长寿,这在醋行里是共识)他去的时候子女叫到身旁。语重心长告诫他们,宝源号发展几十年,非一人之功苦,是醋坊大伙的功劳。宝源醋坊虽资力浑厚,然妥善经营,走正途,则邻里沾光,经营不善,则百姓受害。所以宝源号在一日,百姓邻里之福也。后人一定要小心经营,切勿轻心。

    他的后辈们谨记上训,一直小心经营着宝源号,清中期,宝源醋坊又跟南方商贾合作,在京城北京开了洪会馆,为京城父老百姓食用山西醋打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 后来又有后辈们在武家维醋坊旁挖碱熬盐,宝源号又下设了盐坊。

    清末,社会进步的浪潮终于使晋商们退出称雄数百年的商贾舞台,宝源号当然没能兴免。

    “宝源老醋坊”在杨房营武家维经营几百年,烧煤的灰渣堆积如山,邻近百姓都管这里叫“盐坊圪塔”。

    解放后邻近乡镇修善公路,取武家维灰渣铺路,一直拉了十五年之久。

    清徐县二醋厂在武家维宝源号原址建厂。

    武润威接任二醋厂厂长。

    水塔老陈醋集团成立。

    2008年,水塔集团在董事长武润威领导下,投资500余万元,在武家维宝源号原址上重建这五百年字号。辗转几百年后,宝源老醋坊终于重显光芒,相信在武润威董事长的英明领导下,宝源号必将续写往日辉煌!